亚搏app官方下载-胡彦:大年初二的告别 – “2020,我的特别春节”天眼新闻文化频道正在征稿

2020年的春节,是已过不惑的我生命里,最有意义、心情最复杂的一个传统佳节。

大年初二,看到很多人都在转发县委办、政府办取消春节假的通知,就明白,作为驻村第一书记的夫和作为驻村下沉帮扶干部的自己虽然才回老家和亲人团聚了两天,但我们显然又该跟家人道别了。

不出所料,手机上很快就收到了自己下沉驻村所在的乡党委、政府发的紧急通知,要求全乡干部职工、驻村第一书记、下沉帮扶干部、村支两委干部,取消春节假,立即到岗到位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一级响应工作。

作为一名16年的新闻记者,春节假期加班跑采访、写稿子是家常便饭,早已习惯得不到享受完整春节假,但都是同事们分工,把自己的任务完成后,假期的其他时间,也就可以休息休息,走走亲访访友,偕夫带子回娘家看望看望老父老母了。

这个春节,我和夫,原本都以为可以好好和家人团聚一个周。

要知道,因为脱贫攻坚工作,夫已连续7个周没回过家,孩子感叹他已好久没看到过父亲。而我,也连续3个周没回过家。

而在离家80多公里的学校就读初中的孩子,按学校规定,原是星期六下午4点过放学接回家、星期天下午6点前返校。年前我没得回家的三个周六,孩子都是生病的:一个周六发高烧、一个周六流鼻血、一个周六重感冒。每个周六晚上,我都是流着泪和孩子通电话,一次叫孩子自己去找医生开药,另外两次电话请孩子叔叔带去找医生诊治。特别是孩子班主任一个周六早上7点半就打电话给我,说孩子淌了好多鼻血,我和夫无论多忙都该抽时间把孩子接回家好好带去医院看看时,我真的是心如刀绞、泪如雨下。作为双双驻村开展脱贫攻坚的夫妻,我和夫又都是党员,向来不会对组织的安排讨价还价,接到命令就一声不吭背起行囊,奔赴各自所在的村埋头工作。

平时,我们一家人的交流,我和夫是电话、微信,孩子学校不准带手机,只能周六晚上回到县城的家里,做点孩子喜欢的菜,陪孩子吃顿晚餐。

年前那段,我县脱贫攻坚工作等待国家第三方评估组前来检查的日子,因无法请假,被迫放弃了作为文学爱好者的两次大好学习交流机会:一次是《贵州作家》杂志面对面改稿班,一次是毕节市第一届文代会。尽管深为遗憾,毕竟来日方长,和文友们还有用文学碰撞的机会。但孩子的成长,却是错过了就错过了。可在工作面前,有着20多年党龄的自己必须干好本职工作,只能用电话和孩子多交流。

送走国家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组,本以为趁着春节有7天长假,可以与夫一起好好陪陪公婆和孩子,回娘家看看老父老母。

但是,国家遭逢大难,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期,国家需要我们,人民需要我们!即便是大年初二,即便刚回家和亲人团聚了两天,国难当头,没有二话,无需多言,挥别家人,与同战壕的战友们一起,奔赴村里,奔赴自己的岗位,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线……

文/胡彦

  刊头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邱奕

  视觉实习编辑/可心

  编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