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app下载-高小玫委员:远程办公飞速增长,建议尽快起草《远程工作法》

“后疫情背景下,中央提出‘六保’,从疫情中暴露的劳动力市场及就业问题看,要实现保就业、稳就业,需全面推动劳动关系治理能力现代化改革。”

自2017年提出“逐步构建国民生育福利体系”顶层设计后,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会主委高小玫又一次围绕劳动关系保障,提出《保就业促发展,加快灵活就业立法进程》的建言,将议题进一步聚焦如何保障灵活就业人员的合法权益。

网约车司机、外卖员、电商……新业态培育出新的经济增长点,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这几年,高小玫始终对新型劳动关系治理相关议题进行着长期追踪和研究。2018年“互联网+”下的“网约工”劳动保障建议、2019年的创新新业态从业者工伤保险制度等建言,呼应社会需要,不仅都得到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有关部门也一直在探索和研究。

新业态从业者需要一个遮风避雨的“屋檐”,也需要撑起“屋檐”的力量。而在高小玫看来,这个“屋檐”就是由法律体系支撑起来的劳动保护和社会保障,让劳动者权利不旁落,为他们减少些后顾之忧。

“《劳动合同法》中规定了两种灵活就业形态,即劳务派遣和非全日制用工,但现有立法中这两种灵活就业均有严格的限制,如劳务派遣仅限于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岗位,且不得超过用工总量的10%。在疫期中两种法定灵活就业形态发挥的作用都十分有限。”高小玫表示,后疫情经济之下,虽新型灵活就业已趋主流,但由于新业态下用工关系比较特殊,导致法定灵活就业并不灵活,灵活就业制度建设滞后。

在疫后保就业的要求下,灵活就业从业者的劳动享有社会资源保障的要求更加凸显,她呼吁需加快行动,推进立法,建立保障。

为此,她建议在现有《劳动合同法》内容暂不修改的条件下,针对新型灵活就业关系制订《灵活就业法》,定义新的灵活就业范围,从地方劳动登记监管、失业管理和保障、工伤保障以及职业培训体系等,对灵活就业做出相应规定;进一步完善灵活就业保障,尤其是完善灵活就业者的职业社会保险制度,进一步完善灵活就业的失业保障,尽快设计适合这一群体的失业保险模式;探索完善灵活就业保障与城镇职工保险的衔接,打通制度障碍,进一步提升就业灵活度、劳动力市场灵活性。

高小玫还注意到,远程办公在疫情期间飞速增长,远程工作的就业形态或将成为新常态。但在工时、工资、加班、绩效、工伤等方面,远程办公与现有劳动法还存在诸多不适应,法律制度不清导致管理困难,这也成为了企业最大的顾虑。

目前,新基建已成为重要国家战略,以5G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撑。技术在发展,制度建设也要跟上。

对此,高小玫提出,可以借鉴大部分OECD国家已经制定的远程办公法规经验,密切关注远程办公的实践动态,跟踪研究远程工作的劳动规范和保障,尽快起草《远程工作法》,在灵活就业立法中首先对远程办公做出规范。